洪细俤口述柔佛古庙洪仙大帝

1.1947年火烧洪仙大帝

火烧洪仙大帝,烧到通天。1947年,洪仙大帝的座位,神坛被火烧了。连屋顶都烧,庙里别的地方没有影响到。洪仙大帝的牌匾也烧,金身也烧,烧到看不到。烧当然是意外啦,也不是有人放火。庙祝为了方便,金纸堆就stock(储存)在洪仙大帝那边。香跌了就起火。怎样引起,我不太清楚。

洪仙大帝烧了,我们福建人没有脸。什么都没有了,金身整个烧掉了。福建社受委任管理洪仙大帝,人家就说福建社。福建人大大不满,街场福建老头家大不满,心里很难受,只是我们洪仙大帝烧,其他的神明没有大的影响。人们埋怨庙祝把要售卖的金纸全部堆在洪仙大帝神坛这边。第二天,福建人跟庙祝吵。吵也是没有用,烧都烧了,天意啦。

刚好那年我们做洪仙大帝的大社,洪仙大帝有个大社,大社就是总的炉主。大家向洪仙大帝打盃(筊),打盃点到我的名当正炉主,副炉主姓苏。名啊。。记不清楚了。他做副的,我们做正的。很多头家都知道火烧洪仙大帝了,很难过。也不是庙祝有意的,这是天意。趁这个机会,我们福建人洪仙大帝就组织一个“复修委员会”,整理古庙建筑。洪仙大帝烧了,我们做为炉主的也责任所在嘛,就去开会。当时我爸爸是正炉主。

2.重塑洪仙大帝金身

我爸爸说,照我们中国传统,雕刻神的木材,要用樟木。刚好我的堂弟那年去中国完婚,娶童养媳。那时开放了,可以回去,他就跑回去。我爸爸跟他联络,说你尽量找一个木,多少大,多少高,不要底下半段,要上半段。因为他们老人家有一种避忌,认为树肯定有人走过小便。不过既然要跟人家买一棵树,肯定整棵来,他不能锯断给你。那时候买,花不多钱,在中国有很多樟木。买了就由水路运到大船,大船就从汕头来到新加坡。

樟木上岸后,我们已经安排一个雕刻师傅,他住在新加坡,跟他说我们木已经到了,问他如何处理?他说当然要送到他的店里。店就在新加坡厦门街,那边有一间是闽南人开的,一间他自己开的。他开始也是跟闽南人,厦门人做工。后来他自己创业,叫做林益团,利益的“益”。

我跟他很熟的,就跟他谈。他说:“你已经在我的店了,我跟你做。”

我爸爸就看他的店,就说:“哎哟!师傅啊,你的楼上住家吗?”

他说:“对呀,住家,没错。”

我爸爸说:“你楼下雕刻?”

他说:“我们做工业的人没有去避忌这些东西的。”

我爸爸说:“可以不可以不在你的店做?”

他说:“可以,如果你新山有地方方便,我去你新山做。”

我爸爸说:“你新山来往的车马费,你好麻烦。”

他说:“你租一个房间给我,那边租房间很容易的,五、六块钱,住一个房间。”

他提出建议,也接受来了。他带了两个孙子,第三代。第二代在中国,也是做雕刻的。第三代他有两个孙,今天也是八十多岁了,还在。后来他就来我们新山住差不多一个月,房间我们租给他,一个月三餐也供应他,隔壁是咖啡店,就住在隔壁。他每天去庙雕金身,做了就回来吃饭休息。我们尽了炉主的责任。

〈这张洪仙大帝金身照片由笔者摄於3-3-2013柔佛古庙游神庆典,

一年一度金身暂时性取下金花,头饰,披挂,兵器等等。〉


3.洪仙大帝金身造型

我爸爸也要求雕刻师傅画金身的图。我们见过“洪仙大帝”金身,还有记忆,他脚踏什么,戴什么帽,拿什么武器,可是也不很清楚。雕刻师傅也没画图给我们,他说:“我雕出来,你看是就是了。”

4.洪仙大帝金身开光

雕刻好了就开光,我也参与。雕刻师傅要求说:“我要跟神像开光。”原本我们的意思是应该请个老和尚还是跳童开光,这是华人的规矩。他说:“不必不必,我学这个功夫,我也会念咒。”

他要一只白公鸡,白色的,冠是红的。我爸爸跟我讲,我就去找。去马来人的甘榜,他有一只鸡,抓来。抓来不是杀的,那红红的鸡冠,拿剪刀剪它的最高的红红那边,剪一点点,血滴在酱油碟。用新的毛笔,念了咒,点神像的眼睛,就成功了。他穿白袍念咒,没有其他的,没有什么要求。

5.洪仙大帝是纪念洪门会

有很多人问我说为什么古庙五尊神?广东有四个单位,广肇、潮州、客、海南。福建就是洪仙大帝一尊。我们做小孩子也是怀疑。他们也有研究“洪仙大帝”的来历,中国没有这尊神,我们有都不敢讲。推测应该是洪门会,纪念洪门会的。是不是这样?都没有根据。我们这带的神都是中国留下来的,好像明朝,宋朝,包公,玄天大帝爷,都是有名的官员。我找过中国,那个大官爷(指洪仙大帝)也没有留下古迹。中国没有洪仙大帝,你可以上去调查。全中国东南西北没有这洪仙大帝。也和马来亚港主和老虎无关,我觉得就是纪念洪门会。我在福州社团做事很多年,才清楚洪仙大帝。

6.古庙洪仙大帝没有乩童和扶鸾

向来我们供奉洪仙大帝的时候,没有乩童和扶鸾。日本时期有广州人拿香扮假乩童,古庙从来没有自己的乩童。

7.洪仙大帝与五帮遊神

福建人怎么会特别供奉洪仙大帝?这个问题,我们特别问过我们华人老者姚逸斋,他是潮州人,新山人,华侨侨领。他的姐姐嫁给吴文赞。这位福建人是做工程的,他住在新山,本来在跑马坡拥有十间店,他时常有来往。我们做小孩子问他,他说这个古庙建好了,我们那时候华人太少,庙的出遊找不到人负责,就把五尊神分为五个单位。那时候福建会馆还没有成立,潮州会馆也是没有成立,只是广肇会馆是黄亚福成立的。客家也没有成立,就说委任五帮各个领养一尊神。

我们洪仙大帝最旺,跟班的最多。神轿会摇,其实不是神摇,那些游神者弄出来的。我从来没有在游神神轿前部,我去后部,在后边。我们年轻人会跑,因为他们很强,他摇起来会伤害我们。你那个脚马不会踏会碰到你的腰,他故意这样弄,不是神力摇,年轻人好玩自己摇。木的轿给弄烂了,后来改为铁的。

早期我做小孩子,游神拿旗,拿大光灯是印度人和普通工人。雇请他们,我还有发工票给印度人。印度人是园坵来的,而且是在市议会做工的。他们黑黑的,这位叫Muthu(姆都-印度人名),那边也是Muthu。我们不错,我们给他发票,好像当票一样,小小张,写福州社,交给他。“你今晚跟我抬灯,我们结束了,你拿票来,认票不认人,给钱。”以前灯光没有电线拉,是大光灯。

福建同乡属于福建大社,有十多个单位,包括福州、福清、兴化,还有义兴第二巷,古文茶队伍都参加洪仙大帝队伍。潮州人不是放潮州会馆,也不是潮州社,是潮州义安郡。那么客家用什么?不是同源,是客社。以前没有客家公会,是同源社,同个源流。不是广东客,是福建永定的客。同源社后来改为客社。海南也不是海南,是琼州社。就是用两个字,广东就用广肇,因为已经有会馆,有领导,其他的没有会馆。

8.洪仙大帝的资讯

我做过洪仙大帝1947年的正炉主。我没有在庙里拍过照,没有相片留念。年轻的时候,1930年代,不清楚柔佛州其他地方有洪仙大帝,讯息很少。很多旧庙也没有放洪仙大帝。以前也没有注意这个古庙的文化,古庙以前就是靠庙祝管理。

转引自杜玉莹李亦静著:《洪仙大帝》,新加坡,李亦静出版,2014年,页205-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