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士哲与福州

1987年12月1日,琉球大学医学系的广场上,竖立起一座由冲绳县医师会捐建的“高岭德明显彰碑”,以纪念300多年前的“闽人36姓”魏士哲。
魏士哲出生于1653年2月15日,琉球名高岭德明。10岁时来福州读了3年的书,回到琉球后,琉球王赏他为“闽人36姓”,并赏他汉姓“魏”,在王府当翻译。1688年,魏士哲作为进贡使团的“通事”(翻译)再次来到福州,住在南公园附近的琉球会馆。

当时,琉球国尚贞王朝有件十分尴尬的事情,尚贞王的孙子尚益是兔唇,此事影响他将来的王位继承问题。魏士哲此次来福州就是要学习治疗兔唇医术,回去给王孙治疗。

魏士哲到了福州后,听说福州潭尾街有一位名医黄会友,上杭人。他凭着祖传医术,云游四方悬壶济世。特别是黄会友还有祖传修补兔唇医术。于是,魏士哲到潭尾街找到黄医生,把琉球王朝的情况告诉他,表示想学修补兔唇的医术回去给王孙治疗。黄会友被他的真诚感动,收下这个异域徒弟,把祖传的、传内不传外的医术传授给他。


魏士哲住到黄会友家,黄会友制订了最佳教学方案,夜以继日地传授,用短短的20天时间,教会了魏士哲修补兔唇的医术。黄会友还送了一本祖传的医学秘籍给魏士哲。

1689年魏士哲回到琉球,用在福州学到的医术给琉球王的孙子等5个人做了修补兔唇的手术,此事成了琉球医史上的大事。不过,魏士哲也给琉球的后人留下了一个谜,就是当时他在手术过程中,用什么药物给病人作麻醉?据说为揭开这个医史迷案,琉球的医生还特地跑到福州寻找黄会友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