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书院与黄榦墓葬

黄榦回福州后,在福州北峰长箕岭庖牺谷山后的高峰书院讲学,弟子日盛,四川、湖南、安徽、浙江、江西等地的文士皆来,因书院太小,遂借邻近寺庙作课堂。庆元间朱熹为该寺撰书“华峰”匾额,故名华峰寺。黄榦死后,华峰寺改名为石牌庵,因寺靠近黄榦墓道石牌而名之。民国陈衍《福建通志·名胜》记载:“石牌庵,在城东北四十都。《闽都记》云明万历初建,与宋黄榦墓道石牌相近故名。雍正旧志云:旧为华峰寺,宋朱子书‘华峰’二字,扁额犹存。《乾隆府志》云清顺治间僧等昱重建。”石牌庵在石牌村通往林阳寺公路南侧山坡上,距石牌村约1公里。石牌庵已毁,仅存遗址和“文昌□”残碑,2003年,省博物院考古队对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发现其遗址保存较完整,占地面积1181平方米。

高峰书院在石牌庵右后侧约100多米处,庵与书院之间尚存一条宽2米左右的石阶路。高峰书院遗址尚存,占地面积800多平方米,其左右及后侧被山峰围护,门前石阶路经石牌庵右边通往山谷。

黄榦的后裔黄宏飞已耗资400多万元,征用石牌庵和高峰书院遗址及周围土地,在遗址周边建造围墙,修整有关遗迹,拟重建黄榦讲学场所华峰寺(石牌庵)及高峰书院,并已在高峰书院和石牌庵遗址前修建一座跨越溪涧的桥梁,使遗址前的道路直通岭头至林阳寺公路。

黄榦于嘉定十四年(1221年)三月殁于福州城区居所,同年四月停柩于高峰书院。《勉斋先生黄文肃公文集·年谱》记载:黄榦于嘉定十四年“四月乙丑丛于高峰书院,门人弟子二百馀人,皆衰绖营屦引柩三十馀里至山间,丧仪如礼,乡人叹息,以为前此未之见。”旋安葬于高峰书院西南侧的庖牺谷。其年八月,黄榦之妻朱兌(朱熹女儿,字淑真)病逝,十月与黄榦同葬于庖牺谷。

黄榦逝世后,历朝对其坟墓都进行修缮。黄榦二十五世孙黄如论、宏飞《贤陵园记》碑(嵌于墓门墙)记述:“从宋至清,先后有十一位皇帝书赞,并由朝廷和福建布政司修葺祠墓达三十次。”1919年,黄榦的后裔、民国海军总司令黄钟瑛的胞兄钟沣及良安等人修复其墓。

黄榦墓位于岭头乡江南竹村西南侧约0.5公里的山谷中,西向。原封土为覆钵形,封土前立一块高55厘米、宽43厘米的墓碑,碑两角斜削,正面呈凹形,碑面阴刻:“宋勉斋先生黄文肃公墓。”黄榦之妻朱氏墓碑正面亦呈凹形,高82厘米、宽51厘米,碑面阴刻:“宋寺丞黄公孺人朱氏墓。”

清光绪年间重修坟墓,并在墓埕前竖立一块高1.13米、宽0.44米、厚0.16米的石碑,碑文楷书:“清光绪癸未奉宪领款重修。裔孙心年、宸书监工。”1987年初,黄榦在长乐的后裔黄宏珂、黄忠浩等人重修黄榦墓,把直径3米的覆钵形封土改为弧形。2003年,黄如论出资158万元、黄宏飞出资91万元,由黄宏飞经办,征用黄榦墓周围土地,重修黄榦坟墓,对墓园进行扩建,建山门,设碑廊,周以围墙。山门为石构,四柱三门,门柱楹联:“人间祥瑞古灵妙,嘉定陵园长润贤。”“比翼天涯归大道,珠玑太极照千秋”。山门内的墓道两侧设碑廊,廊内立有历代名人赞颂黄榦以及黄榦门人祭文等碑刻。

黄榦墓被前、后、左二个山丘环抱,右有一小山谷直通谷口,墓在谷底小山坡上,人们称其墓在太极穴之中。墓所在山丘多次发生火烧山,每次烧到墓区四周,山火自然熄灭,墓区草木竟不被烧毁,此事甚为费解,可能是空气流动原理,位于谷底的坟墓才幸免山火之灾。笔者两次在山火过后去寻找黄榦之父黄瑀墓,在黄榦墓四周几十米地表上,查不到有任何坟墓的痕迹。2003年6月,省考古队有关人员对黄榦墓内的一个墓室进行清理,发现此石构墓室早已被盗过,因没对墓室周边进一步发掘,故未发现其他墓穴和墓中的墓志铭。黄榦墓、黄榦之妻朱氏墓、黄榦之父黄瑀墓均与黄榦墓相邻或相连,黄瑀墓方位问题,有待对黄榦墓及其周围地区进行考古发掘加以解决。

黄榦墓于1986年12月被福州郊区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11月被提升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1月被福建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高峰书院遗址于2005年5月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