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海军世家

1884年8月,中法马江海战就发生在福州市马尾区君竹村任氏人家家门口的闽江。自1867年至今的137年间,任氏家族走出了1200多位海军将士,素有“无任不成舰之说”。任氏第一代海军与马尾船政是“同龄人”
 
据记载,任氏第一代海军与福州船政学堂是“同龄人”。1866年12月23日,清政府在马尾兴办船政,由于任家成员个个都是“水中蛟龙”,被招为水兵。这在当时不仅可躲过被抓成壮丁,还能学到技术,有了“铁饭碗”。

“之后,他们进入船政学堂深造,每月可得到10块大洋(可买10担大米,当时属高收入),毕业后还可升至二品、三品的官职。现任该村村委会副主任任泉说:“我曾祖父是清朝的水手,我祖父是清朝的炮手。我父亲任守启后来报考了黄埔军校,后升至国民党陆军少将。”

迄今,老人们还记起民国时的练营教官任守仪,感激他为任氏家族成员顺利进入军舰练营“走后门”。后来,任家子弟任平官和任亿量等多人参加了中山舰等国民党90%以上的舰船的起义。

1991年间,作为海军后代的任光融当选中国宇航学会理事,并被国务院授予中国航空航天作出突出贡献的老专家。

在1868年发生的甲午海战中,任家有13名男儿壮烈牺牲。当时其所在的“镇远舰”被日军击中千余弹,但仍未失去战斗力。10余位任家将士在身负多重重伤的情况下,只知有国,不知存身,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最终击中了日舰“松岛号”。

听80多岁的任义源老人说,在马江海战中,因我部分舰上士兵未到,有一大批君竹任家子弟代替缺席者的姓名,补充到福建水师,作了“无名英雄”。

 孙中山亲书“天下为公”赠任光宇

1911年1月,任光宇回国后参加了孙中山的辛亥革命。1912年,身为“建康舰”舰长的他护送孙中山先生从上海到广东,其间,孙公亲书“天下为公”赠于任光宇,并同其合影留念(孙中山撰文《游普陀志奇》中有记载)。

有史为证,任光宇是中国海军第一批赴日留学的学生(1906年5月),1907年9月至1909年间,先后在英国远东舰队、英国海峡舰队、英国格林尼只茨皇家海军学校深造,曾译有《世界战舰》,著有许多海军学术文章。

1929年6月,任光宇出任海军少将参事,在浙江一带参与策动了长江江阴、田家镇、马当等三大海战和指挥西南战区的陆海空三军对日作战。他抱着“军人以血洒疆场为人生之大幸福”坚持战斗在前线,后因积劳成疾,病逝在途中。临终前,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赶走日本仔时,到我的坟前告诉我。我恨,不能活着看到这一天。”他病逝时年仅56岁,后被追授为海军中将。

历史记住了1980年10月20日这一天:福建人也是华人第一次以侨领身份在纽约华埠接待美国时任总统卡特,树起了美国华侨史上的一座丰碑。

经考证,当时卡特破除了204年的传统,带领纽约州长、市长、议长、众议员等走进了纽约下城华埠街道。在美国史上,这是一个连议员都不曾踏入的华人社区的领地。任氏家族海军的后代、时任美东福建同乡会主席兼任卡特总统竞选的亚裔委员会副主席任积龙在银宫大酒店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卡特赞扬他们为美国作出的突出贡献。卡特说:“你们是美国的财富,而不是负担。你们从母国带来的文化传统对于美国而言是很珍贵的、很有价值的。希望你们成为中美经济和文化交流的桥梁,并为明天更美好的生活,为下一代子孙作出更大的贡献。”

当卡特主动举起任积龙的手表示谢意时,许多华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他们还现场捐出15万美元助卡特竞选连任。卡特一行与侨领一起观看了中国传统的歌舞节目。